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陈嘉映:教育不等同于“洗脑”

时期:2022-02-11 06:29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让我们看看别人是怎么界定洗脑的。在辞典里在网上可以找到对洗脑的多种多样的界说。这些界说都没有提到暴力支持。 这里不重复这些界说,归纳下来,大致意思是:强行贯注一套虚假的看法。有的说法更周全,加上了“为自己的利益”:为了自己的利益给别人强行贯注一套虚假的看法。这个界说内里有三个关键词,一个是贯注,一个是虚假,最后一个是为了洗脑者自己的利益。 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教育和洗脑的区别。我们不妨对照这三条来展开我们的讨论。 教育与洗脑的三个区别先说虚假。

华体会体育

让我们看看别人是怎么界定洗脑的。在辞典里在网上可以找到对洗脑的多种多样的界说。这些界说都没有提到暴力支持。

这里不重复这些界说,归纳下来,大致意思是:强行贯注一套虚假的看法。有的说法更周全,加上了“为自己的利益”:为了自己的利益给别人强行贯注一套虚假的看法。这个界说内里有三个关键词,一个是贯注,一个是虚假,最后一个是为了洗脑者自己的利益。

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教育和洗脑的区别。我们不妨对照这三条来展开我们的讨论。

教育与洗脑的三个区别先说虚假。洗脑要贯注给我们的,是虚假的看法而不是真理。

教育的目的则相反,教育是要让我们获得真理。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一层区别。这似乎是很重要的一条——要是洗脑的效果是给我脑子里装上了很多多少真理,纵然用了点儿强制,洗脑似乎也还是一件好事。

是不是这样,我后面还谈判到。   再说 第二条,强行贯注。

洗脑要把一套虚假看法贯注到我们脑子里,最常用的措施,就是开动宣传机械,不管你爱听不爱听,宣传机械不停运转。大家都听说过戈培尔有句名言:假话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。教育则差别,教育不是教师强加给学生的,学生是自愿自主的。

教育不是自上而下的贯注,有些论者甚至认为,真正的教育应该是教师与学生之间平等的自由的交流。这是洗脑和教育的又一层区别。   第三条是“为了自己的利益”。

纳粹的宣传为的不是德国人民的利益,为的是纳粹党自己的利益。再以传销为例,他给学员贯注传销何等何等有利可图,谁有利可图?首先是他自己,他生长了下线,他自己先就赚上了一笔,你会不会赚到,那其实不是他体贴的事。

教育就不是这样,我们教育自家的孩子,教育我们的学生,固然是为了孩子好,为了学生好。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三层区别。

如果你接受我教给你的工具,我就显着会获得利益,你显然有理由对你那套工具保持警惕。每一种区别都存在疑点虚假,贯注,为了洗脑者自己的利益,从这三个方面看,简直,教育都差别于洗脑。

不外,我们要是多想一步,这三种区别,每一种区别都不是那么明白,都另有疑点。   就说强行贯注吧。这里的疑点是:一方面,洗脑纷歧定都靠强制贯注,另一方面,教育也有强行贯注的一面。

先从教育这方面说。我们现在实行高中以下义务教育,这同时也是强制教育,家长不让孩子受教育是犯罪的。

教育也并不总是讲原理,许多工具直接就要求学生背下来。老师要求学生背这首诗,背这篇课文,这不是贯注吗?历史课、政治课,贯注的身分就更多些。

贯注背后都有强制,背不下来就扣分,这就是一种强制手段。想想我们怎样教孩子奏琴,强制就更显着了,不待细说。你跟孩子说,你要么坐在这儿好好奏琴,要么上院子里耍去,十个孩子十个到院子里耍去。

我知道,有些论者主张,真正的教育不行以是贯注,而是老师和学生之间平等的、自由的交流。这种主张,显得开明,而且政治上正确。

我固然十分赞成我们的教育应该淘汰贯注的部门,增加自由探讨的部门,到大学阶段,尤其要更多的自由探讨。不外, 教育不行能等同于自由交流。小学、中学就不去说它了,纵然到了大学,师生之间也不完全是在平等交流。

我在别处就此说过几句,这里不多说,不怕俗气,我会说,要是平等交流,就不应让学生付学费,而老师拿一份人为。应该由谁来确定真假优劣?真实和虚假则是个更大的问题。我们也许会想,我们把四人帮那一套叫作洗脑,是因为它要贯注给我们的是一套错误或者歪曲的看法。

而我们所说的教育,好比说我们教给学生代数公式,教给他们唐诗宋词,教给他们弹钢琴,教给他们爱国,我们是在教一些正确的工具,优美的工具。大家已经听出来了,这个想法没能把我们带得很远。

且不说家长会给孩子讲圣诞老人的故事,会告诉孩子她是从面包树上生出来的。这里的大问题是:应该由谁来确定真假优劣?  最后,再来看看“为谁的利益”这件事。

我适才举了些例子来说明,简直,如果你为自己获得利益来教我,我就有理由怀疑你在洗脑。我们教育自家的孩子,是为了孩子的利益,至少首先或主要是为了孩子的利益,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这些“教育者”的利益。你要是把爱国主义教育、舍己救人的教育都说成洗脑,那么,除了市侩哲学就没有什么不是洗脑了。我们说到,教育难免有贯注的身分,不外,老师虽然划定了你必须学什么工具,他通常却不克制除此之外你学点儿什么。

换句话说,他并不屏蔽相反信息和异见,不克制你去参照比力,也不克制你去琢磨这些工具背后的原理。你必须把这首诗背下来,但你去读此外诗,他不管;不管你懂不懂,你必须背住这个公式,但你偏要自己去把这个公式推演出来,老师并不克制,多数还会勉励。洗脑就差别了。

我们说传销班是洗脑,一部门原因就在于它力争屏蔽差别信息。大多数学员是主动到场这种讲习班的,不是像拉壮丁那样把你拉进去的,不外,你一进了传销班,多数会被关闭起来,不允许自由收支,还把手机没收,不让你自由通话。洗脑的先决条件,是屏蔽异见我上面说到,用真实还是虚假来区分教育还是洗脑不是最好的角度。

简直,一上来就争论谁是真的谁是好的,难免一头雾水。比力看得清楚的区分,在于是否屏蔽异见,而这恰恰是区分真假的一个先决条件。

在受教育的历程中,我们一开始难免被贯注了不少工具,这些工具是真是假是好是坏,我们一开始不怎么清楚。但若我们有获取信息的自由,能够拿其他的工具来跟教给我们的工具做比力,我们就会逐步造就起自己的判断力。大家都知道,教小学生学工具,强制的身分多一点,而且,不少工具,我们并不解说背后的原理,就让他们死记硬背,随着孩子长大,强制因素会越来越少,越来越依靠讲原理。

为什么?很简朴,他们长大了,懂原理了,有了自己的判断力。当他们有了自己的判。


本文关键词:陈嘉映,教育,不,等同于,“,洗脑,”,让,我们,华体会体育

本文来源:华体会体育-www.innov-mater.com



Copyright © 2001-2022 www.innov-mater.com. 华体会体育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:ICP备72085988号-4